华为深入新竹,力用台干抢人才

2020-06-20
    442浏览
华为深入新竹,力用台干抢人才

台湾人才到中国,陆企也跨海台湾,插旗挖角,锁定产值 1.6 兆台币的科技业核心:IC 设计人才。

下深圳梅观高速公路交流道,向左拐是全球最大电子代工厂——台商富士康。向右拐是有「狼企业」之称的电信设备商——华为。在擅长「乡村包围城市」的创办人——任正非鞭策下,华为冲上世界第二大的电信解决方案厂,仅次于瑞典百年大厂——爱立信。

华为总部彷彿大学校园,有四万五千名员工,平均年龄不到三十岁。如果富士康是以蓝领为主,华为就是吸引全中国最优秀的白领企业。

吸引全中国最优秀白领

华为总部,养着中国数一、数二大的神祕IC设计厂——海思,成为台湾IC设计厂人才的大吸铁。

四月,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,华为副董事长、海思董事长徐直军,一听媒体询问海思,直接以「海思,你们少报导」拒访。海思的晶片,华为百分之百自用,正是华为产品的心脏。这家快攻全球的中国品牌厂,仿三星进行供应链垂直整合,是想掌握关键零件。这颗心脏中,有台籍技术人的影子。海思的研发势力,已由深圳,跨海深入台湾。

台元科技园区,距新竹科学园区,开车只要十五分钟。这座由台元纺织厂房改建的园区,目前两百多家科技厂,约一百多家都是IC设计厂。包括联发科併购的晨星、雷凌,立锜、奕力、硅创、松翰等,还有零星中小型IC设计公司等,宛如台湾IC设计聚落。

陆企改名 深入新竹做研发

近中午十二点,各家公司员工,陆续进入宛如百货公司美食街的餐厅。

一名园区管理人员透露,「之前开管理委员会,各家公司还开玩笑说,大家不要互相挖角。」海思,也隐藏在这座IC聚落里,默默做技术研发,只是名字换了。在靠园区大门旁一栋厂办五楼,「讯崴技术」,租下好几间办公室,员工约一百多人。

「海思将IC前段设计放深圳,后段放台元,接轨隔壁竹科的台积电,海思的晶片有给台积电代工,」一名常往返海思的外商软体公司顾问透露,后段製程影响良率,「海思这招以夷制夷很聪明。」

台湾政府针对IC设计这类具竞争性的产业规範,陆资佔比不得超过 10%。讯崴其实是华为透过新加坡商在台湾成立的总代理。在台北敦化南路上的办公室是业务、管理中心。在新竹台元园区的办公室,则如海思的分身,是 IC 设计事业部。

点开 104 人力银行网站,讯崴在竹北的「IC 事业部」,开出一连串研发工程师的职缺。在台湾,就地徵才,就地研发,技术输出。欧美晶片大厂高通、博通等,在竹科附近都设有研发中心。现在,海思也来,力用台湾。

事实上,海思内部高阶主管,就有台籍干部。二○○四年前后,海思便从美国通讯晶片大厂博通,挖角台籍研发工程师赵传龙到深圳海思,担任事业部总经理层级的职位,补强在通讯晶片方面的技术。之前,联发科併购晨星,二十多名做手机晶片的晨星工程师,整批跳槽到同在台元的讯崴。

二十名工程师同时跳槽

「一整批二十多人,也不可能去小公司。在同做手机晶片的联发科体系下,外来的又没舞台,乾脆到有名的陆企,舞台大,又不用到大陆工作,」一名了解内情的 IC 设计公司总经理观察。不只晨星工程师流到海思。联电旗下的另一只 IC 设计金鸡母——智原科技,旗下一名副总被挖脚到海思,也带了一票工程师过去。

「不只海思,台元园区里,陆资背景的公司很多,大大小小都有。类似我们这种中型 IC 设计公司,人一定常被挖,」在台元有四百多名员工的立锜科技,技术开发处副总经理张国城说。

台湾企业面临人才流动的大挑战。IC 设计厂义隆电子董事长叶仪皓透露,竹科厂内常接到中国猎人头公司的电话来挖人,「随机打进公司,直接问,你是工程师吗?」如果有人被挖走,就容易以一带十,被带走整批。

人才出走 薪水不是唯一原因

据了解,陆企挖角的薪水并不突出。在台元工作的讯崴台籍工程师,即便隶属华为,但领的薪资标準,比照台湾 IC 设计厂的标準。不像深圳的华为直属员工,可以领分红、配股。虽然讯崴待遇高过台湾一般 IC 设计公司,但仍不如大厂联发科。

如果不是为了薪资,为何台湾工程师愿意到海思?

「人才是往高处走,企业要让自己变强。否则台湾工程师也不会出走,」叶仪皓反思。从企业体质的角度来看,倘若公司走下坡,给不起好福利、好环境,自然留不住人才。从产业的角度来看,则反映出一个结构性的问题。

一名 IC 设计厂总经理自省,台湾IC设计虽被政府列为具竞争性的核心产业,但从晨星工程师集体跳槽到海思的案例透露,「台湾IC设计业缺乏创新,都在做重叠的业务。」

「追求薪资是一回事,对资深工程师、主管级的人才而言,成就感很重要。不是一直做一样的东西、一直在想如何降低成本,」这名总经理提醒。

这些年,台湾大企业多做维持性创新、成本控管,来维持营收和获利。面对敢砸钱挖角做研发的陆企,或许更应回头审视,如何打造吸引人才的创新空间。

本文由天下杂誌授权转载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